愛國教育家馬相伯逝世后

核心提示: 1939年11月4日下午,丹陽籍愛國教育家馬相伯在越南境內的諒山去世。消息傳來,社會各界反響熱烈,同聲哀悼。

李天綱

馬相伯與其弟子近代著名政治家、教育家、書法家于右任合影(20世紀30年代初)

 

1939年11月4日下午,丹陽籍愛國教育家馬相伯在越南境內的諒山去世。消息傳來,社會各界反響熱烈,同聲哀悼。

當時,上海租界雖已在抗日戰爭中淪為“孤島”,但因國內外各大通訊社仍云集于此,故消息最為靈通。馬相伯逝世當天,《紐約時報》即獲得準確消息,并于同日發出電文,第二天刊登于該報的重要版面上。而在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孤島”里堅持辦學的復旦大學、震旦大學的師生們反應同樣迅速,11月5日,他們便在校園內舉行追悼會,悼念自己的老校長、創辦人。隨后,國內外、教會內外紛紛舉行紀念活動。百歲老人馬相伯的去世,成為全國民眾在艱難抗戰期間的又一次精神淬煉。

相比馬相伯百歲誕辰紀念活動時的報道,有關老人去世的報道并不算多。我在編輯《馬相伯集》(復旦大學出版社,1996年)和《馬相伯卷》(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4年)時都曾想過收集這方面的資料,可惜在檔案館和圖書館均所見不多,方豪、徐景賢、張若谷等人的年譜、回憶錄和訪談記錄中也很少涉及。近年來,天主教澳門教區的劉偉杰神父以馬相伯生平研究為題進行博士論文的寫作,在羅馬、倫敦和比利時訪學時發現了很多相關的文獻資料,其中就有一些悼念馬相伯逝世的文獻,并主動把這批資料和盤托出,提供給我,且囑咐我盡快整理和公布。為此,我特在此批文獻中撮出一二,稍加注釋,排印出來,以饗各界同好。第一則消息是來自1939年11月5日《紐約時報》關于馬相伯逝世的訃告和報道,原文翻譯如下:曾經服務于外交界,在美國、朝鮮和其他國家代表清朝的中國退休官員,復旦學院和震旦大學創辦人,著名學者馬相伯去世,生年一百。(以上為標題。)上海11月4日電,中國學者和退休政府官員馬相伯今天在廣西諒山去世,據他在這里的親屬說,生年一百歲。他可能是最為年長的清朝官員了,盡管高齡看上去卻仍然健康,并精力充沛地從事公共和著述活動,直到去世。從學校畢業以后,他進入政府部門,作為1901年去世的中國高官李鴻章的外交秘書,后來他作為特使成功地出訪了朝鮮、美國和其他國家。從政府部門退休以后,他投身于著述,并創辦了震旦大學和復旦公學。他是復旦公學的校長和教授。他是著名的拉丁文學者和多種書籍的作者,最為著名的是《靈心小史》。1839年,馬相伯生于江蘇鎮江,在家鄉受過儒家經典教育。后來隨父母移居上海,在徐家匯的圣依納爵公學學習,特別喜歡哲學。

《紐約時報》是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抗戰期間對我國局勢有很多報道。馬相伯逝世的當天,該報就發表了訃告和報道。即使考慮到《紐約時報》對中國戰況的熱情,如此神速的反應也是異乎尋常,可見馬相伯在世人心中的影響力,也表明了在國際反戰輿論中的分量。和一般報紙強調馬相伯的抗戰言論功績不同,《紐約時報》特別注意他作為清朝外交官和學者的身份。這是因為該報在1886年曾報道過馬相伯訪問紐約,代表李鴻章和美國商界談判借款,以此建設海軍、開設新式銀行的事宜。但該報將馬相伯生年記為“1839”,則是據“百年”倒推所致的錯誤計算。江南人“做九不做十”,1939年行“百歲誕辰”時,實為九十九歲。

第二則信息來自陸徵祥日記中關于馬相伯逝世的記載:1939年11月7日記:午前爰鐸來談,面交郵片題詞三份。今晨有人來告,中華第一教育家逝世。嗚呼!相師二外,誰有此榮譽耶?俟明日報章證明,擬致錢大使發電致唁。陸徵祥(1871年—1949年),上海人,畢業于上海廣方言館,清末民初職業外交官,曾擔任中華民國外交總長(1912年)和國務院總理(1916年),并率領中國代表團出席巴黎和會(1919年)。陸徵祥原為基督教徒,1899年與比他年長的比利時女子培德小姐結婚后,皈依天主教。1919年,陸徵祥為看護生病的培德夫人,辭去原來的官職,留居歐洲。1926年,培德夫人去世后,陸徵祥投身比利時布魯日郊區的本篤會圣安德魯修道院,成為修士,隱居于此,直到去世。陸徵祥視馬相伯為清朝官場的前輩,更加尊重其作為中國天主教會重要社會活動家的身份。

自進入圣安德魯修道院后,陸徵祥便和馬相伯保持通訊。目前見到兩人最早的通訊記錄始于1928年10月30日馬相伯的《致陸徵祥》。陸徵祥此前曾寄贈圣安德魯修道院院刊,馬相伯則回贈剛出版的《靈心小史》。此后,陸徵祥和馬相伯鴻雁往返,馬相伯亟盼陸徵祥學成回國到滬,振興中國天主教教務。1933年春,“小門生”張若谷到歐洲謁見教宗,馬相伯托付他去比利時看望陸徵祥,此信原件已在圣安德魯修道院陸徵祥故居再現。陸徵祥在1939年11月7日的日記中提到“馬相伯是‘中華第一教育家’”,充分肯定了馬相伯對教育界的巨大貢獻。聯系馬相伯創辦震旦學院、復旦公學的事跡,這樣的評價更符合馬相伯的歷史地位。

當天,中華民國駐比利時特命全權大使錢泰(1886年—1962年,浙江嘉善人)向陸徵祥通報了馬相伯逝世之事。陸徵祥即將擬定的唁電發給錢大使,轉交發表。陸徵祥平日師事馬相伯,將之奉為天主教會的支柱、愛國者之楷模。

馬相伯去世后,陸徵祥還以“受業”弟子的身份,將相伯先生寄給他的書信稿收集起來,影印為“期頤叟馬相伯夫子遺跡”,將百歲老人的遺墨贈送給各方友人。此即方豪先生據之錄入到《馬相伯先生文集》中的《致陸徵祥》。

“一思一語一動,愛主愛國愛人。興老司鐸撰句為相伯夫子百歲歸天追記,受業金問泗謹書”。本對聯是在陸徵祥居住的比利時圣安德魯修道院故居中發現。金問泗(1892年—1968年,浙江嘉興人),當時為中國駐比利時大使。金問泗為復旦公學初期學生,1910年畢業,是復旦校友,故自稱“受業”于馬相伯。“興老司鐸”應為陸徵祥本人,因陸徵祥11月13日為馬相伯撰唁電中就有“愛主愛人愛國,一思一言一動”之句。陸徵祥,字子欣,這里稱為“興老”,或者從其字而來,錄以待考。

而按江南和上海地區的風俗,每逢有人去世,要對亡靈舉行超度。祭行七七四十九天,俗稱“做七”。上海天主教的禮儀按中國方式舉行,通常有“三七”(第廿一天)、“五七”(第卅五天)之祭。天主教超度馬相伯的亡靈,因行“三七”,亦稱“通功”。按記載,同一天舉行通功儀式的有上海教區董家渡圣方濟各主教堂、耶穌會徐家匯圣依納爵主教堂。除此以外,當天,上海各大天主教堂均為馬相伯舉行了追思彌撒。

 

責任編輯:王淵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百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