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丹陽人從難得出門到經常出游

核心提示: 70年旅游的變化有多大?70年前,出門是一些外出打工或做小生意的人才有的機會;現在,丹陽人的足跡已遍布世界各地。

本報訊(記者 溢真)70年旅游的變化有多大?70年前,出門是一些外出打工或做小生意的人才有的機會;現在,丹陽人的足跡已遍布世界各地。越來越多的丹陽人出門就是為了旅游。80多歲的市民盧先生告訴記者,那時有些村上有人在上海、蘇州、無錫等大城市做工,或在飯店里做糕點、走堂,在浴室里或修腳、或助浴、或打雜。雖然從事的行業都很低微,但他們畢竟有機會到大城市去看看,有的人幾年中也會有一次逛公園的機會。每年年底,她們懷揣辛苦錢回丹陽過年的時候,也會和村里的同伴們吹起他們在外地的見聞。這應該是舊時丹陽人與旅游能挨得上邊的一種體驗。而現在,農村組織中老年人外出旅游是常有的事。

家住城區的王老伯今年已經80多歲了,回望幾十年的旅游記憶,他感慨萬千。“小時候,西門橋、望湖樓是丹陽人心中的標志,因為承載的不僅是歷史,還有情懷。”王老伯說,當時丹陽所謂的游玩地點很少,西門外大街就是其中一個。西門外大街,也被稱為“糧行一條街”,街上商號林立,最有名的商號有吳聚源,華大昶,步永盛,彭裕源,姜通茂等,鼎盛時期,糧行達62家,依賴西門城下的運河漕運糧食,貨船裝卸通宵達旦,是丹陽周邊蘇南蘇北糧食貿易的重要交易場所。王老伯小時候就經常到那里去玩,也可一睹丹陽的繁華風貌。

王老伯介紹,小時候只能局限于在丹陽城里轉轉,而成人后他就開始游玩許多地方。“我剛游玩鼓浪嶼的時候,鼓浪嶼還不是熱門旅游景區,一切都是原住民俗風情,碼頭也只是大家生活當中的日常交通工具。幾十年過去,鼓浪嶼已經是大家一提到廈門就會想起的地方,來旅游的人越來越多。20年前是膠片機,一卷36張,我要斟酌很久,才會按下快門。現在出門旅游,想拍多少張就能拍多少張。”是的,在交通越來越方便,想走就走的今天,我們還有“拍照自由”。王老伯還記得最早去陽朔的時候,那里還未開發,大榕樹還沒有被圍起來,北海的潿洲島還沒有一家旅舍,也很少有人自助游。從那時的歲月到現在,他越來越感覺到,出來旅游的人變多了,旅游也越來越個性化,就連很多老年朋友也開始追求更定制化的旅游方式。他身為資深旅游達人,在外面的時間很多,越發覺得祖國強大、人們安居樂業有多么重要。

王老伯還去了3次拉薩,拍照片、帶朋友旅行,當地人的善良和當地風光總是讓他戀戀不舍。旅行中,他坐過青藏鐵路,也坐過飛機,住過三星酒店,也住過五星酒店,旅行已經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旅行也越來越方便了,最開始的時候,訂票訂酒店還比較麻煩,現在手指劃一下就搞定了。

對于旅游的住宿情況,王老伯也說得很多。70年以來,旅游酒店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住宿業從標準化的賓館到個性化甚至智能化各類細分酒店。王老伯認為,旅游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一個重要指標。也已成為中國人美好生活和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組成部分。孔子《論語·里仁》里的“父母在,不遠游,游必有方。”被后人廣泛引用。當然,這里的“游”并不是指旅游,現在人們提倡的是趁父母身體好,要帶他們多出去走走看看。從國內游到出境游,旅游如今已成為丹陽人的一種生活方式。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紅色旅游熱潮涌動。紅色主題博物館、紅色主題景區、革命老區及重大革命歷史事件發生地等最熱門,延安、井岡山、遵義、西柏坡等地是客流量最大的經典紅色旅游目的地。王老伯表示,最讓他感到激動的是紅色旅游的游客結構出現了明顯的年輕化趨勢,旅行中看到許多青少年在參觀學習。“這就是未來與希望!”王老伯說。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百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