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陽召開鎮江全市“套路貸”虛假訴訟專項治理工作新聞發布會

核心提示: 27日上午,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丹陽市人民法院在丹陽聯合召開“套路貸”虛假訴訟專項治理工作新聞發布會。

丹陽新聞網報道 (通訊員 耶妮) 27日上午,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丹陽市人民法院在丹陽聯合召開“套路貸”虛假訴訟專項治理工作新聞發布會。鎮江中院黨組成員、副院長陳敏,鎮江中院審判委員會委員、民一庭庭長殷建平,丹陽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周強出席了發布會,會議由鎮江中院新聞處負責人孫彩萍主持。部分丹陽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以及現代快報、鎮江電視臺、鎮江日報、京江晚報、壹周報、金山網、丹陽日報、丹陽電視臺、丹陽新聞網、丹陽幫等媒體、網站應邀參加了新聞發布會。

DSC_1741

據悉,近年來,鎮江全市法院加強對民間借貸案件的審查甄別,依法妥善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依法懲處“套路貸”違法犯罪,推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深入開展,切實維護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

下一步,鎮江全市法院將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壓實工作責任,明確目標任務,確保整治“套路貸”虛假訴訟工作取得實效。

DSC_1721

套路貸”虛假訴訟典型案例

民間借貸拓寬了市場主體融資渠道,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部分社會融資需求,促進了多層次信貸市場的形成和發展,對合法的民間借貸理應依法予以保護。但是,當前假借民間借貸之名,通過實施“套路貸”非法侵占被害人財產的違法犯罪活動日益猖獗,嚴重侵害了人民群眾的人身財產安全,擾亂金融市場秩序,影響了社會穩定。為提高群眾防范、甄別“套路貸”虛假訴訟,嚴厲打擊“套路貸”虛假訴訟,現將近年來全市法院審理的“套路貸” 典型案例發布如下:

【案例一】

原告潘某訴被告盛某、蔣某民間借貸糾紛案

案情簡介】2017年12月,盛某向潘某出具借條一張,載今借到潘某2萬元用于周轉,月息3分,蔣某作為擔保人簽字。庭審中潘某稱當場交付現金1萬元,出具了2萬元借條,利息每月1500元。

經關聯案件查詢,潘某為職業放貸人。

處理結果】裁定駁回原告潘某的起訴。

法官說法】簽訂金額虛高的“借貸協議”是套路貸常見手法。

本案中潘某自認交付現金1萬元,卻要求借款人出具2萬元借條,并收取高額利息,潘某涉嫌“套路貸”虛假訴訟,故裁定駁回潘某起訴。

【案例二】 

原告張某訴被告戴某民間借貸糾紛案

【案情簡介】張某訴至法院要求戴某償還借款本金7萬元。戴某稱2012年年底因個人需要向張某借款6萬元,約定月利息0.6萬元。2014年2月26日,張某伙同他人將戴某扣押,逼迫戴某還款,戴某聯系其朋友給付張某1萬元,并在張某逼迫下出具7萬元借條一份。2016年6月張某委托黃某向戴某催要借款,因借款為高利貸,戴某不同意給付,后雙方在派出所民警調解下,商定以3.5萬元一次性了結,調解后戴某給付黃某3.5萬元,黃某將借條返還戴某,后戴某發現借條為復印件,經民警聯系,黃某確認該筆借款已了結,戴某未再討要借條原件。后張某又以借條原件提起本案訴訟。

處理結果】裁定駁回原告張某起訴,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法官說法】惡意壘高“債務”作為“套路貸”的慣常手法。其行為表現包含:

1. 放貸人在借款人歸還部分款項后,迫使借款人重新簽訂“借貸”協議或者出具“借條”,但對已歸還款項不予扣除;

2. 放貸人在借款人還款后不出具憑證、不歸還借據,并以借據再次主張“權利”。

本案中,張某采取非法限制戴某人身自由的方式討債,且在戴某償還部分借款后,不僅不出具憑證反而強迫其重新出具“借條”,壘高借貸金額;甚至在戴某向張某委托人還款后,張某不歸還“借條”,又以該“借條”為依據要求戴某還款,已涉嫌“套路貸”虛假訴訟,故裁定駁回起訴,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案例三】

原告顧某訴被告解某民間借貸糾紛案

【案情簡介】2018年8月,解某稱其因經營困難經人介紹到江蘇某二手汽車銷售公司王某、夏某處借款,對方拿事先準備好的固定格式的借據、協議讓解某簽字,該借據上出借方為顧某、借款人為解某,月利率2%,利率部分解某未捺印。當日解某出具收條一份,確認收到4.5萬元,后顧某通過銀行轉賬付款至解某賬戶4.5萬元,該筆款剛到賬,王某、夏某等人就要求解某以手續費形式向夏某打款13380元,后王某又以償還車貸名義要求解某打款兩次,每次各4830元。后顧某以該借據起訴要求解某償還4.5萬元。

經業務系統查詢,顧某、夏某、王某通過相同手法的民間借貸案件多起。

【處理結果】二審裁定駁回顧某起訴。

【法官說法】簽訂金額虛高的“借貸”協議是套路貸的典型手法。

具體實施中放貸人往往利用借款人急需資金周轉,以低息為誘餌誘使借款人在空白借款合同上簽字,后又以“保證金”“手續費”等理由讓借款人簽訂金額虛高的“借貸”協議。

本案中,顧某、夏某、王某等人就是利用解某急需資金的心理,以無息為誘餌使解某簽訂借據,后未經解某同意在借據上擅自添加利息,在借款發放后即收取高額手續費,在后續還款中,又以車貸名義通過借還款主體的不同,隱匿還款證據,掩蓋其非法目的,已構成套路貸虛假訴訟。 

【案例四】

鄭某等人“套路貸”刑事案件

案情簡介】2017年11月,鄭某成立幻米信息科技公司,并借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冊多個支付寶、微信賬戶,設置幻米錢包、順風借條等放貸線路,并招募其他人從事網絡借貸業務。幻米公司下設話務部、初審部、催收部等部門。其中話務部負責聯系借款人,初審部負責審核借款人資質,并告知借款人借款額度、期限(一般為三到七天)、利率(周息約30%)、實到手金額(扣除了首期利息、服務費)以及其他事宜,如逾期將每天收取本金40%的逾期費等,在借款人同意后,借款人被要求通過網絡平臺打電子借條(電子借條上金額為未扣除首期利息、服務費的本金,利率為年息20%-24%),后初審部轉賬給借款人。借款到期后未能還款的,初審部通過微信告知借款人可以通過繳納高額續期費(續期費為每天本金的10%)來延長借款期限或者將被采取撥打通訊錄電話、發老賴照片、由專業催收團隊上門催收等方式,威脅借款人償還本金、利息;初審部將該筆借款信息轉給對應線路的催收部催收員,由催收員負責通過打電話辱罵、威脅借款人,撥打部分借款人通訊錄名單的電話,對部分借款人和親友使用“呼死你”、“云呼”等軟件進行垃圾短信和電話轟炸,對部分借款人PS不雅照片,并將照片短信群發到借款人通訊錄等方式進行催收,威脅借款人將本金、利息以及高額逾期費(公司規定的逾期費為每天本金的40%)還款至當初放款的支付寶、微信賬號。

2018年2月至2018年6月1日,鄭某等人通過上述手段,與楊某等48名被害人共計簽訂了41.5萬元的電子借條,實際放款僅28萬余元,以收取首期利息、手續費的名義,騙取上述48名借款人共計11萬余元。被告人鄭某通過上述手段,以續期費、逾期費、本金、利息為名,多次勒索上述48名被害人共計34萬余元。

【處理結果】鄭某犯詐騙罪、敲詐勒索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其他被告人也均被判刑。

法官說法】實踐中,套路貸違法犯罪當事人往往以“小額貸款公司”“投資公司”“咨詢公司”“擔保公司”“網絡借貸平臺”等名義對外宣傳,以低息、無抵押、無擔保、快速放款等為誘餌吸引被害人借款,繼而以“保證金”“行規”等虛假理由誘使被害人基于錯誤認識簽訂金額虛高的“借貸”協議或相關協議。

本案中鄭某通過成立信息科技公司,并借助 “網絡借貸平臺”向被害人發放借款,在發放中又以手續費、首期利息等虛假理由誘使被害人基于錯誤認識簽訂金額虛高的“借貸”協議。在借款人未能如期還款時,鄭某等人或者通過“呼死你”、“云呼”等軟件進行垃圾短信和電話轟炸或者通過辱罵等方式敲詐被害人。 

DSC_1738

責任編輯:姜耶妮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百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