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化集團的發展變遷

核心提示: 丹化集團前身為江蘇丹陽化肥廠。縣級化肥廠的誕生,源于1956年9月中共八大決議。決議指出除國家在大中城市興建或擴建大中型氮肥廠外,在有條件的縣城興辦小型氮肥廠。

■何火根

老丹化鳥瞰圖

內蒙通遼金煤化工生產裝置一角

 

丹化集團前身為江蘇丹陽化肥廠。縣級化肥廠的誕生,源于1956年9月中共八大決議。決議指出除國家在大中城市興建或擴建大中型氮肥廠外,在有條件的縣城興辦小型氮肥廠。

艱苦創業

縣級城市興建化肥廠,這在化肥生產發展史上是件破天荒的大事。按照國外慣例,化肥廠都建在大中城市周邊。這是因為化肥工業技術性強而又復雜,機械設備眾多,需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和城市工業基礎作支撐。同時,化肥工業又是一個高溫、高壓、易燃、易爆、易中毒的企業,稍有不慎極易發生人身財產損失,其操作技術水平和管理水平要高。建國初期我國整個國家底子薄,工業少,技術水平低,工業、農業都十分落后。當時一個縣級城市要建設一個具有現代化的化肥企業,顯然是件非常不易之事。

丹化廠的興建,受到全縣人民的熱情幫助和大力支持。為解決化肥生產用水,1959年11月從農民到機關干部、城市居民,從教師到中小學生,冒著寒風,開挖一條800米長的化肥河。1960年6月丹陽人民銀行在縣政府協調會上得知丹化廠加工氨合成塔電加熱器急缺鎳時,主動為廠送來30斤舊鎳幣;在安裝精煉氣分析儀急缺黃金作電極時,特批黃金一兩。縣供銷社知道丹化開工急需銅制醋酸銅氨液時,特從廢品收購站倉庫送來100多斤回收的舊銅壺、銅板、銅錢。縣供銷社及西門合作干校,還為化肥廠食堂提供大方桌和板凳,為科室辦公提供了桌凳。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座縣級化肥廠投資五百萬元顯然是不夠的,但這對當時的縣財政來說是一個天文數字。為了解決丹化廠的投資資金不足,縣委縣政府動足了腦子,還動用了黨團費用。與此同時,丹陽縣委還號召全縣機關、干部、中小學教師、廣大職工、農民踴躍參加建設化肥廠的“翻身儲蓄”,從各個方面為丹化全力籌集資金。工廠領導和職工也十分體諒縣委縣政府的困難。為把有限的資金用在刀口上,企業一切著眼“節儉”二字。工廠圍墻買不起磚頭,采用竹籬笆;職工用餐食堂采用蘆菲棚;職工無宿舍,先住海會寺大廟,后住廠機修車間。廠里動員職工起早摸黑到丹陽西門拆城墻,這項工作是繁重的,一塊城磚有幾十斤重,小力氣還搬不動。拆好的城磚再用小板車拖回來,由廠里的瓦工砌了五幢三十間宿舍,成功解決了職工住宿問題。

在安裝中,高壓無縫鋼管的煨彎制作得不到解決。當時負責廠設備安裝的南京水電設備安裝公司只有一位做低壓水管的五級工老師傅,搞了幾次都失敗了。廠里又到南京永利寧廠(后為南化公司化肥廠)請了一位名叫倪宏度的七級工老師傅到廠指導,該同志文化水平較低,他也未親自搞過這項工作。后來廠里小徒工群策群力想出了一個辦法,先制作一個彎管模具,再將彎管部分用爐火加溫燒紅再在固定的模具上煨彎,彎好后再進行退火處理,最終獲得了成功,受到了廠領導的表揚。

開創輝煌

中央化工部副部長侯德榜為向全國推廣化肥生產新流程,1958年率先在上海化工研究院建成一個示范廠。該研究院化工專家和科研人員眾多,但該院示范廠一直開車不理想,處于三天打漁兩天曬網的境地,生產過程中氨與二氧化碳的平衡及堵塔、堵管、堵閥門等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弄得院長丁益寢食難安。而丹化廠技術力量更差,干部是機關行政崗位抽來的,都不懂化工,唯一懂得一點化工知識的只有一名從省丹中調來的化學老師謝秉儀同志。操作工亦是農村土生土長的農民子弟。但他們有一顆火熱的心。他們白天參加建廠勞動,晚上聽謝秉儀老師講化學知識,講化肥生產等課。他們專心學習,迅速掌握了化肥生產知識,靠一顆強烈的事業心和責任感,經過三年磨煉探索終于打通了工藝,實現全流程的正常運行。丹化廠一舉率先在全國闖過了化肥新流程工藝關,獲得了國家和中央化工部的贊揚和鼓勵。

丹化廠擁有一支好的職工隊伍,這是丹化振興發展的力量源泉。他們工作實在,從不計報酬。進廠三個月不拿廠一分錢工資,而后第一年拿月工資12元,第二年拿月工資15元,第三年工廠投產了,有了一定的經濟效益,月工資增加到23元,在繁重復雜的建廠事務中,他們沒有工作服和手套白天黑夜干,大雨當小雨,小雨當晴天,把車間當戰場,機器當刀槍,感人的創業精神,使企業獲得了成功和榮譽。1966年3月6日,丹化廠被國家評為“全國大慶式企業”,在全國工業工作會議和全國政治工作會議上,受到了周恩來總理的表揚。

與時俱進

丹陽化肥廠的成功是中國氮肥生產發展史上的新突破,為國家化肥的遍地開花提供了重要決策。丹化輝煌的業績,是中國人的自豪和驕傲。丹化老化肥基地的關停,立馬引起了中國化工協會(原中央化工部)的高度重視和關注。協會特地派人到該廠里了解情況、收集實物、拍照,并陳列在中國化工歷史展覽館中,作為永久的紀念。

市場經濟好比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在種種風險面前,丹化人毫不退縮,繼續勇往直前,在開發新產品上選擇了開發領跑世界的煤制乙二醇。該產品用途廣泛,國內需求缺口與日俱增,產品附加值高,市場前景廣闊。經當時的市場調查,內蒙通遼有豐富而價格低廉的褐煤,價格在130元/噸,與石油線路相比,煤制乙二醇生產成本要比石油線路低40%左右,經濟效益可觀。如果今后油價上漲,經濟效益還要更好。通過一段時間的實地考察,2007年6月20日丹化集團利用其上市公司丹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設立通遼金煤化工有限公司,落戶內蒙古通遼經濟開發區。2009年12月9日內蒙通遼金煤化工有限公司20萬噸煤制乙二醇實現了全流程運行。2010年6月21日通遼金煤年產10萬噸制草酸項目實現了聯動試車,目前運行水平逐步提高,達到設計能力95%以上。該公司的正常運行,為丹化集團的振興和發展凝聚了新動力。

丹棉、丹化、丹鋼、丹柴、東絲是計劃經濟時代的丹陽五大廠。人們稱之為丹陽的“五朵金花”,它是一個時代丹陽人的驕傲和榮耀。如今,丹棉、丹鋼、丹柴、東絲已不復存在,只存丹化集團一家獨苗了。追憶往昔,歷歷在目,愿丹化集團浴火重生,再創輝煌。

 

責任編輯:吳淋淋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百宝